宠物狗注册
宠物狗下载 / NEWS
  • 公司要闻
  • 行业动态
信息正文
[右岸文字]酱油瓶,我们回家了(师生,纪实)
时间:2019-06-10 10:15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右岸文字]酱油瓶,我们回家了(师生,纪实)

  大家中午好~我吃完饭来更新一段  (十三)  自从我确定了对小小的感情,我就告诉了涛子,涛子知道后并没有给我任何支持,而是指着我的脑门把我臭骂了一顿。   说“你都二十了,怎么越来越不靠谱呢你?上次虽然是网恋好歹你前女友人不错,而且确实是LES,你们爱的死去活来的,为了见面为了在一起你闹的家里学校都鸡飞狗跳,结果呢?知不知道为什么分手,就是因为你幼稚,弄的很多事情都没办法收场了!现在又要自己找罪受是吧?一个直的不行的人你非要追人家,明知道不可能的事情你为什么非要试一试,以后你难受了你别跟我说,我不爱搭理你。

”  本来那天约了涛子吃饭,结果饭还没吃,她说完这些话转身就走了。   她走了以后我没走,要了几瓶啤酒自饮自酌,涛子的话瞬间将我拉回了几年前。   那时候我初二,刚刚接触网络的我对一切都很新鲜,知道了什么叫LES,什么叫TPH,那时候觉得网络才是真是的生活,因为网络里有那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

  就这样我每天用手机浏览贴吧,天涯这些网页里,深深的不能自拔,也因此认识了我的初恋睿睿,一个让我爱到彻骨,最后却不得不分手的女人。   那时候的网恋不像现在这么不靠谱,两个人每天靠着短信的只言片语联系,偷偷抓着下课的时间打个电话,很纯粹的感情,虽然没有见过,但是两个人仍然都能感到对彼此的牵挂,爱恋。

  一年多以后我迫切的希望和她见面,和父母撒谎说去同学家几天,然后用偷偷攒下的几百块钱,买了火车票(当年还没有实名制,谁都可以买)坐了很久的火车去见了她,第一次见面的两个人是一种陌生的熟悉,那种初见的激动和心动其实如今我都记得。

  可惜父母很快识破了我的谎言,那时候的我是如此惶恐,我不知道该如何跟他们解释我为什么来到了这么远的地方,更不敢告诉他们我是为了一个女孩子,我选择了逃避,我关了手机,想到了离家出走再也不回去。

  这一切睿睿都看在眼里,那是她不过也是个十八岁的孩子,她同样很怕,劝我回家,可是我想到父亲扬起的手掌,真的没有勇气,就这样,两个孩子相互依偎一起希望可以减少一些恐惧。

  可惜,孩子怎么能赢得过大人呢?我爸妈很快知道了我的位置,知道了睿睿的一切信息,他们还是很好的,没有找睿睿的父母,只是给睿睿打了电话,我看见睿睿控制不住颤抖的身体,知道我输了,我只能回家。

  回家的我始终沉默不语,即使父母和各个亲人的指责,一句句这是“变态,有病”让我喘不过气,我依旧沉默,直到有人说“你不断掉这段关系,明天那个女孩儿的家人和学校就会知道这件事情”  我瞬间的爆发了,用那双充满恨意的眼睛看着所有人,一字一顿的说道“谁敢伤害她,我就跟谁同归于尽”  没有人再说话,也许没有人相信一个十七岁的我会有这样恶意的言语和这样狠毒的眼神吧。

  最后回答我的是母亲撕心裂肺的哭声和父亲扬起又放下的巴掌,我伤他们很深吧。   十七的我阿,从没有反思过自己,从来都没想过是因为我的自私和幼稚把所有人都推上了一条绝路。

  后来的我拒绝去上学,拒绝言语,拒绝所有的东西,我没有参加中考,最后父母妥协,说只要我去上学,这件事情他们不再插手,我答应了,后来他们托关系把我安排进了就读的高中。   (PS:现在的我非常感恩我的父母,如果不是他们坚持让我上学,可能我早就被这个社会所抛弃了吧,真的想告诫一下不想读书的孩子,读书不是唯一的出路,但是读书,才能让一个人变得明理。 )  那时父母佝偻的身躯换不来我的谅解,只有我更深的恨意,那时候的我多么恨,恨所有的人和事,唯独忘了恨自己。   在那之后我和睿睿并没有分手,还见过几次面,只是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始终担惊受怕,最后只能遗憾收场。   回忆之后,想着涛子的指责,我在那儿喝着酒,不顾别人的眼神哭的撕心裂肺,睿睿是我心中永远的痛,是我对她不起。

  今时今日,再写那段经历时,我仍觉得心口微痛,仍然忍不住红了眼眶,是我的懦弱和自私伤害了他们。 如今我也只能默默的说一句,爸妈,对不起。 睿睿,对不起。